嘛,因為沒有特別想題目而且不只一篇所以先這樣歡迎大家提供(?)

其實是騙更新的眾篇短打(靠)

持續更新中,基本上沒特別定題目的原創極短篇都會放過來嗯。

--------------------

01

  靜靜的,你在刑場的一隅孤傲地立著。

  千百年來你選擇當一位旁觀者,絕對冷漠淡然,看著人們痛苦地哀號求饒,一個接一個葬身於相同的地方。

  或鞭刑或火焚或吊死或凌遲,都只是濺出了一朵朵艷麗的曼珠沙華,讓鮮血浸潤了泥土地、滋養了嗜血如狂的你。

  以鮮血來澆灌,你能綻放出絕美的一面;以靈魂來交換,你會實現最深沉的心願。

  卻總是無人敢於嘗試。

  真可惜呢,你嘆息著。

 

  但這夜,寒若冰霜的一夜,那無知的人經過。

  被你所散出的幽香所引,他來到了你的身邊,貪婪地吸氣以汲取更多他並不知曉足以致命的芬芳。

  你持續散發著劇毒,縈繞在他的身旁竄入他的鼻腔。成功迷惑他令你滿足,若是能夠擁有表情你將會露出微笑吧。

  置身於誘人卻極端危險的馥郁香氣中,他開始產生幻覺,想也不想就拿刀往自己手腕劃下。

  傷口冒出血珠,可他似是全無痛覺地重複著動作,裂口隨即加大加深不少,艷紅的生命泉源自他體內汩汩湧出,隨著他心臟的每一次搏動。

  直至他失血過多死去為止,這一切看來是多麼的詭譎、卻又似乎本該如此。

  花瓣凋落,化成人形的你自夜色中淡出那有著子夜色長髮及血紅雙眼的女孩。

  你泛起了輕笑。

  伸出手、你透過略長的指甲將方才那人的血吸得一乾二淨,而後站起身。

 

  你是高貴的黑色曼陀羅。

  ——不可預知的黑暗、死亡和顛沛流離的愛。

/字數519/

 

 

02

  深夜。

  站在路邊,你任憑逐漸變大的雨打著你。

  被淋溼的衣服頭髮因重力而緊貼在身上,落到臉上的雨珠自頰側滑下宛如淚水似的。

  儘管你並沒有在哭。

  相反的,你正笑著。

  從一開始的淺笑輕笑微笑,直至後來發瘋似地大笑狂笑無法停止的笑,路上的行人紛紛回過頭來看你,可你卻仍不在意地繼續笑著。

 

  笑了一陣子後也許是笑夠了吧,略做停頓隨手牽了旁邊一台腳踏車騎上,你瘋了似地踩著踏板衝進雨中。

  越騎越快,你無視於周遭車輛的緊急煞車聲以及喇叭鳴按聲、甚至駕駛人搖下車窗探出頭來的咒罵聲,只是繼續加快速度,然後在速度到達腳踏車的極限、再也無法更快時放手。

  雨持續下,還有越來越大的趨勢。

  腳踏車向前滑行了一段後開始搖晃,正要倒地的當下被一輛滿載貨物導致車體過重而煞車不及的大卡車撞飛。

  碰的一聲你跟著飛了出去,而後掉到地上像個殘破的娃娃,肢體扭曲成怪異的角度,血液不斷自傷口湧出和著雨水流下。

 

  ——雨就繼續下吧,最好不要再停下來了,直接淹沒一切世界末日最好。

  這是、你失去意識前最後一個念頭。

  而後你用僅存的力氣閉上眼睛,再也沒有醒來。

 

  幾分鐘後,警車和救護車的鳴響劃破了下著雨的夜。

/字數464/

 

 

TBC.

創作者介紹

みれい才不是萌妹子!

蒼崎み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