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感from 國文課文-《甜美的剎那》by柯裕棻
(明明是溫暖的文卻開了虐向腦洞,My大腦果真不同於一般人(不對#)

---

  宗像禮司從抽屜裡拿出紙筆。

 

  這是數天前從屬下那邊得知的方法。心情不佳的時候,可以拿起紙筆開列一張清單,將自己認為是「快樂」的任何事物寫下來。而在過程中,也有可能接二連三地想起其餘相關的「快樂」。

  按照原話來說就是:「室長自從『那次事件』過後心情似乎都不太好呢,姑且就試試看吧,或許對您有些幫助。」然後再附上一個善解人意的微笑。

 

  「拼圖。」

  他提筆寫下。

  說是這麼說,但他的收藏中真正完好無缺的其實為數不多。在辦公室完成的是一回事,但在家中拼的通常不是少一兩塊、就是圖框邊緣有燒焦的痕跡。

 

  『請您放下手上的東西,周防。先不論您擅自動了我的私人物品,限量版拼圖的價值不是野蠻人所能理解的。』皺眉。

  『啊啊。」燒。

  『周防--!』

  諸如此類的情形不勝枚舉。

 

  他很快的想再度下筆,但筆尖在與紙面接觸前卻不自然地停頓了一下,之後第二樣事物才出現在「拼圖」的下方。

 

  「茶。」

  與其說他喜歡喝茶,倒不如說他更加享受泡茶的過程。在注入熱水的同時,似乎還能將煩躁的心情──當然,他不會顯露在人前──也一併沉澱下來。

  即便是在自己辦公室中的茶室,還是有可能泡茶到一半冷不防被人從後面貼上來--

  但是,不討厭。

  剛泡好的熱茶與對方略高的體溫,他不討厭。

 

  偏頭思索了一下,第三樣事物從紙上浮現。

 

  「眼鏡。」

  自己並不缺眼鏡,畢竟近視度數在很久以前已經固定下來,只要舊的沒壞基本上不太需要更換。

  不過他依然會不定期地偶爾進眼鏡行轉轉,就像有些人喜歡手錶、有些人喜歡畫,即便是只看不買也稱的上是一種樂趣。

  他沒有固定去的店家,一般而言是路上隨機看到中意的就會進去。

  直到他遇見他。之後幾乎是就此固定了下來。

  人是不是會期盼著再一次的巧遇?

 

  ……

  紙張被濡溼了。

  不得已,第四樣事物只好往下挪一些再寫,與前面的其他三項拉開了一些距離。

  宗像禮司握著筆,考慮了良久,最終還是寫了下去。

 

 

  「周防尊。」

創作者介紹

みれい才不是萌妹子!

蒼崎み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