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好久沒更新這裡都快變廢墟了……(還敢說啊你#)

總之最近的各種腦洞段子不解釋,各種bug & OOC煩請無視……(?)

ok?正文↓

 

------

 

【出雲第一人稱/請假在家時的發神經/多多跟尊跟小社都活著的設定/cp感薄弱自由心證/只是想寫最後一句】

  大家好,這裡是草薙出雲。

  嘛,最近這一波感冒似乎是特別強?畢竟沒有專業知識,我實在沒有特別清楚,但是目前可以確定的是──—連我們那位免疫力好到不科學的王·我姓周防名尊的學弟都中鏢了。

  ──—附帶一提,是安娜上樓叫他起床時發現的。

  好吧這似乎還不算什麼,不過今天下班後過來坐一下的世理醬好像特別累的樣子,一問之下才知道青之王也是前所未有的病假請整天、導致今天大家忙得跟什麼一樣。

  ……應該是巧合吧這個。送走了難得不加紅豆泥的世理醬後我開始思索這件事。

  很可惜還沒結束。不久之後,我接到了葦中學園某行政人員的電話。

  「伊佐那同學今天請病假。」

  ──—對方是這麼說的。

  畢竟是個牽扯上不少事情的人,我特別利用關係交代了一下──—好聽點是關心,難聽些其實就是監視。

  「……非常感謝。」

  我無力的掛上電話。

  所以說連我們這些氏族都還好好的就自己先病倒、王的籤運果然都不怎麼樣嗎……也對,他們可是連全世界只有七支的籤都中了……

 

 

【學園島數年後禮司掉劍/好像有虐的樣子/本意是尊禮但是好像變成了禮猿/超短】

  細雪飄零。

  劍指天、人立於地,一如六年前的學園島事件。

  王權的象徵依舊高懸在上,卻早不如以往完整。

  ──—吶,終於能理解你當時的感受了呢──—

  他暗忖,臉上從制式化表情變得稍微柔軟,露出了很久未曾出現的坦然微笑。

  「──—伏見君、希望你能完美勝任這次的任務。」

 

 

【at學園島/室長的自言自語/單箭頭/尊←禮/應該是虐吧】

  「吶,周防。」

  看著懷中那人彷彿正睡得安穩的平靜容顏,他緩緩的開口。

  「我有些事……想要跟你說。」

  「不知道是不是太晚了呢,不過,還是想說。」

  「啊啊、應該就是那種被稱之為『喜歡』的心情吧?」

  罕見地露出溫柔的微笑,他繼續說著。

  「我是,喜歡你的吧……?」

  「沒錯、喜歡……」

  「──—我喜歡你,周防尊。」

  思及此,他的手猛然收緊,將頭埋入那人的頸邊,不受控制奪眶而出的淚水沾溼了衣襟。

  「……喂、有聽到嗎?」

  隨著淚水愈掉愈多,嗓音也隨之哽咽。

  「我喜歡你啊……」

  「──—哼,還真是個無情的人呢,連回個話都不會嗎……!」

  「笨蛋……」

 

 

【跟特傳的混合同人/2部作品各1cp/尊禮/夏千/女兒(?)們的對話/跪求安娜出本/歡樂向】

  「小亭。」

  「欸?怎麼了安娜?」

  「你……晚上會不會聽到一些奇怪的聲音?」

  「……有啊,晚上都會聽到主人跟千冬歲的聲音喔。這個好喝。」她指著手中一杯紅石榴汁。「而且主人都不告訴我發生什麼事。」

  ……你還是別知道的好。

  當初那串「櫛名小姐……」開頭的解釋可是重重打擊了自己幼小的心靈。

 

 

【尊復活/尊←禮/失憶不知有沒有/雖然說著「想寫成長篇啊啊」但是我懶了(#)】

  他一度以為自己討厭對方的睡顏。

  畢竟那天在雪中、他連叫醒那人的方法都沒有。

  可現在看著眼前的他的睡顏,是意外的平靜、甚至稱的上溫柔。

  其上未有時光的洗鍊以及鮮血的浸染,一如他們曾經的過往。

  儘管自己早已回不去,但眼前這人卻藉由死亡,先自己一步讓時空在身上逆流。

  思及此,他的唇角不禁勾起了半是諷刺的微笑

創作者介紹

みれい才不是萌妹子!

蒼崎みれい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